宝宝别哭我慢一点跑 教儿子走路实在不易

“好了,宝宝别哭了,我跑慢一点好不好,你跟在爸爸后面慢慢的走也行,但是一定不能不动哦,要走起来知不知道?”
偌大的客厅里,我光着脚站在铺着毛毯的地板上引着儿子跟着我走起来,他现在已经一岁了,正式需要练习走路的时候。
但是我走了没两步,他就开始哭,趴在地上小声的喊着:“爸爸!爸爸!”我自认为是个挺心硬的人,但是在儿子身上,我还真的硬不起来。
我只好走过去把他抱起来,心想算了,不走就不走吧,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,儿子窝在我的怀里啃着手不说话,我把他的手从嘴里拿出来。
然后双眼直视着他的眼睛,表情严肃的说:“不许吃手,手不干净知不知道?手上有细菌,吃到嘴里肚子会痛的。”
儿子还太小,不明白我话里什么意思,我抱着他也很无奈,只能转移话题,“儿子,叫爸爸,你要是叫一声爸爸,我就把这个给你吃。”说着,我拿起了手边的小糖果。
孩子果然是认吃的,他一看见我手里的糖,就伸手想去抓,但是我举高手他怎么也碰不到,“叫爸爸,叫爸爸才会给你。”
“哎呀呀!怕!呀呀!”儿子恩恩呀呀的一心想要糖,“跟着我喊,爸、爸,爸、爸!”我把糖放在他的面前。
“怕怕!”他终于似是而非的喊了一句,我心满意足的把糖塞到他手里,让他自己慢慢的咂着。
但就当我要亲他的时候,他忽然又叫了两声,就这两个音节,让我浑身僵硬起来,我不敢相信的抱着儿子看着他。
“儿子你刚才叫了什么?”我瞪大眼睛看着他,他却丝毫不在意的舔了一口糖,又叫了一遍:“麻麻!”
行,这下我算是听清楚了,一瞬间我心里怒气上涌,可还是没当着儿子的面发脾气,我把他放在儿童房的要摇篮里,把玩具给他放好,然后重新回到了客厅。
客厅里,管家李叔已经在那里站着了,“查查家里的监控,看看是谁教他喊那两个字的。”我的声音已经很克制了,李叔应声后就出去了。
客厅里再次恢复安静,我坐了一会儿,还是觉得不放心,又走回了儿童房,儿子还在那里乖巧的舔着糖。
想起他刚刚叫的那两个字,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。
其实这个孩子对我来说,是个意外,我和那女人谈恋爱的时候从未想过这么快的要孩子,她是我的初恋,我不想用给孩子过早的束缚她。
我本以为我们可以一直相恋到结婚到生孩子,却没想到忽然有一天她说消失就消失了,连个消息都没有留给我。
我当时找她都快找疯了,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,等我正打算去警局报失踪的时候,她忽然发消息给我说分手。
我当时不明白,反复的确认这是不是她真实的心意,她都说是,那时候我就想着,或许她是真的不喜欢我。
可不到一年后,她又忽然找到了我,扔给我一个孩子,说这孩子是我的,让我负责,这消息直接把我砸蒙了。
我不是没有怀疑过这个孩子和我到底有没有血缘关系,可是来自三家医院相同的亲子鉴定结果告诉我,这孩子就是我的。
我那时才明白,原来她当年离开,是因为忽然怀了孕,却没想好到底要怎么告诉我,而对于这件事情,我只觉得可笑。
难道在她的眼里,我就是那么一个不负责任的人吗?我自认从谈恋爱那一天起,我从未对不起她,她提的要求我能满足的尽量满足了,可她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呢?
把孩子扔给我之后,她又走了,她说自己不喜欢这个城市,要去别的城市打拼,去活出更好的自己。
我没有挽留,一年的时间不见,我能感受的出来她的变化,或许她确实不适合再生活在这里,我给了她一笔钱,她欣然接受后潇洒的离开。
所以我才会说,这个孩子对我来说是个意外,可同时我也挺感激她的,没有其他,就因为她给了我一个孩子,让我的生活没有那么的枯燥。
有了儿子以后,我就准备这辈子就守着儿子了,也不打算再娶,当然,如果以后遇到和自己合得来的女人,就另当别论了。
不过现在在我心里最重要的还是儿子,我也不打算让他知道事情的真相,其实我很怕他忽然又一天问我一句:“爸爸,我妈妈呢?”
因为我不太知道怎么回答他,但走一步看一步吧,至少现在,我要把孩子照顾好。


转载声明:本文为壹小拾_壹小拾霸王液_壹小拾男士延时喷剂官网的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,谢谢合作